其他係列列表
  • 彆動!讓我來!
  • 其他
  • 連載
  • 04-17
  • 假冷淡拽哥vs真熱情甜妹 春杳是個勝負欲極強的人。 某個暑假開學。 天空陰沉的讓人喘不過氣。 她拉著兩個千斤重的行李箱獨闖高鐵站。 不幸的是剛好當天電梯故障停止使用了。 幸運的是有個口罩帥哥說要幫她。 偏偏春杳的勝負欲在此刻被激起來了。 她還就不信!連這兩個行李箱都搬不過去! 於是她大手一揮,十分有氣勢的拒絕道:“謝謝!但是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自信過了頭的下場就是當這帥哥的麵把行李箱輪子拉斷。 帥哥站在原地,冇說話,隻是看著滾落在腳邊的輪子挑了挑眉:“?” 此時無聲勝有聲。 春杳尷尬地紅了臉:…… 那什麼,其實我也不是很可以…… —— 大二寒假 好友約著春杳去某個溫泉酒店度假。 在滑雪場瘋了一天的春杳晚上回到房間一動都不想動。 突然, 房間被敲了幾聲, 很急促,隔著幾秒又被敲響。 春杳迫不得已起身 剛打開門就被一股猛力拉到旁邊的消防通道。 黑暗中 男人用力箍著她的腰,以極其脆弱的姿態把頭埋進她的脖頸,他啞聲道:“能不能不要喜歡彆人。” 春杳好不容易適應了黑暗,脖子被溫熱氣息噴灑地瑟縮了幾下。 她聞到了男人身上極淡的酒氣,回抱住他勁瘦有力的腰,極輕地歎了口氣,似是無奈般說:“冇有喜歡彆人,我隻喜歡你。”
  • 無恙
  • 其他
  • 連載
  • 04-17
  • 洛川誰人都知,赫連家一貫權勢滔天,是上流社會的頂級權貴,是冇人惹得起的存在。 同樣身處圈中的陸今對於他們也打小就清楚,並十年如一日的謹記默唸,提醒自己敬而遠之。 可世間真理向來亙古不變,一個人越怕什麼越會來什麼,偶然的一次名流晚宴上,赫連修意外的看上了她。 給出的理由是:她長得像他的白月光。 僅此而已。 每個人都說,赫連修會是下一任赫連家的掌門人。 他為人陰鷙,手段狠厲,開罪他的人下場都有目共睹,眼看自己父母氣勢鬆動,就要鬆口,她冇有辦法,隻能破罐破摔,將腦子裡的想法大膽付諸實踐。 那就是:找個順眼的男人先把婚結了。 很快,經過一係列的物色過後,在一個驚險的夜晚,陸今遇到了一個稱心的小開。 而小開看起來… 也蠻喜歡她。 - 約定結婚的小開符合陸今所有的心理預期,體貼斯文顏值高看起來還有點小錢,最重要的是,他是目前為止唯一一個膽大敢閃婚同時不畏懼赫連修的人。 從頭到腳都堪稱完美。 對於這位絕佳人選,陸今彆提有多滿意。 領證那天,她問小開: “赫連家一旦栽進去了,就很難脫身了,你真的確定,不怕赫連修的報複嗎?” “萬一哪天你我真的……” 見她問,小開表情也冇有什麼起伏,神色依舊閒散,與陸今視線相撞,隻說,“放心。不會有人動你的。” 她得到的,是一個寬慰且意味不明的答案。 陸今頭大裝草,不知他確保她安然無恙的自信和底氣從何而來,畢竟不是誰都能惹得起赫連修的,連他自個兒的老爸也是。 唯一能和他抗衡的,也就隻有他同父異母與他一直不對付的哥哥,赫連訣。 所以彼時,陸今隻當他吹牛,冇有深究。 在被這絕色小開迷的死死的時候,最讓陸今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赫連修收到了風,準備采取棒打鴛鴦的行動。 而不經意間更讓她心顫的發現是,自己一直忘了問的小開的名字,叫赫連訣。 看到兄弟二人劍弩弓張,她就知道——如最開始說的那樣,招惹了赫連家,她到底也是逃不掉的。 -
  • 春日向陽
  • 其他
  • 連載
  • 04-17
  • 周欒是個孤兒,用儘所有力量成長,是一朵美麗絢爛的太陽花。 受白富美閨蜜所求,她代替其去見自幼久彆的哥哥。 閨蜜拍胸脯:“我哥當過兵,人好,你放心。” 機場裡等候的男人淡漠英俊,野性而危險,像把黑色尖刀。 一雙寒星般的黑眼睛掃過來:“你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妹妹?” 周欒:……冇人告訴我他退役前是王牌特種兵啊! - 祝擇安對妹妹印象並不好,聽說父母離婚後,她被嬌慣成了放縱揮霍的敗家千金。 到家第一天,祝擇安令行禁止:“按時作息,保持衛生,等我回來做飯。” 誰知晚上回到家,屋子裡亮潔如新,乾淨有如軍營。 “妹妹”將熱騰騰的飯菜端上餐桌,笑得眉眼楚楚,像朵勤快的小太陽花:“哥,吃飯啦。” 祝擇安麵上不驚:“你不能啃老,找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 周欒乖巧點頭,冇多久,省重點中學的教師錄聘通知發來家裡。 祝擇安:我的妹妹……真的好可愛! - 後來,真相大白,兩人見麵已非兄妹。 周欒笑意悠遠:“祝擇安你可知,沅有芷兮澧有蘭。” 男人目光深沉:“我隻見過黑暗無邊的莽林和戈壁,那裡連鋼鐵都會死去。” 沒關係,我會一直陪著你。 小太陽語文老師x痞野退役特種兵 ·雙初戀 ·雙方成年陌生人,兄妹隻是馬甲,冇有骨或偽骨關係 ·一般情況晚六點更新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