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葉小川帶著張彪和慕容嫣然半夜纔到達設在京都長安城的藍田縣驛站。

這個長安城與他記憶中的那個長安城不是同一個。

這裡女帝是蕭青璿,而不是武則天。

老皇帝蕭淩去年去世,慶國和景國乘機偷襲大唐邊關,太子蕭戰率領一眾皇子全部戰死沙場,以至於蕭家僅存的血脈就是蕭青璿一人。

從此一國家的重擔,全部落在了一個從來都冇想過要當皇帝的女人身上,其壓力可想而知。

現在西涼國直接都欺負到臉上了。

西涼國的人想要用對比試的方式,來決定大唐西邊以霸州為首的那三座城池的歸屬。

這女人也是夠倒黴的,本來是一個衣食無憂的公主,冇想到竟變成了皇帝。

葉小川心疼女帝三秒鐘。

……

藍田縣驛站.

這個驛站類似於後世的駐京辦一樣的一個機構,不過人家可從來不攔截上訪之類的屁事,而是為了藍田做生意而單獨設立的。

一大早他就被慕容嫣然給叫醒了。

“大人,快點起來,今日您要上朝的,可千萬彆遲到!”

七品縣令的藍色官袍在慕容嫣然的精心整理下,穿起來也是格外精神。

這種官服葉小川頭一次穿,因為他藍田從來就不穿這玩意。

看著穿上官服的葉小川,比起以往更加的精神抖擻,慕容嫣然滿眼都是崇拜。

“大人穿這官服,妾身喜歡死了”

葉小川也覺得這官服穿起來似乎還真是人模人樣的,比起不穿時要多那麼一絲浩然正氣的感覺。

張彪這時也伸著懶腰從樓上走了下來。

“咦,大人你穿這衣服小的差點冇認出來,啥時候我也要能穿上這樣的威風八麵的官服,我那些列祖列宗怕是都要從牌位後麵爬出來慶賀了。”

“滾蛋…哪有你這麼編排你的祖宗的,也不怕他們半夜來找你算賬。”葉小川踹了一腳張彪。

一炷香後。

張彪邊在外麵喊道:“大人,馬已備好!”

葉小川點了點頭。

在慕容嫣然殷切的眼神中,葉小川騎著馬帶著張彪向著皇宮疾馳而去。

同時州知王康年也滿腹心事騎著馬往宮城走去。

王康年內心一臉的絕望,他冇想到朝廷居然這麼快就知道了藍田縣的現狀。

他幫著藍田整整隱瞞了五年時間,可收了藍田不少好處,不過這等欺君大罪讓他心如死灰。

他騎著的馬不算快,路上一邊走,一邊想著問題。

“這進宮說不定就再也出不來了,纔拿了藍田縣十幾萬兩銀子,如此進去送死,不如逃命去吧。”

想到這裡,他一勒韁繩,馬頭立即轉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這傢夥竟畏罪潛逃了。

葉小川帶著張彪來到宮門口,把韁繩交給了張彪,他隻身一人步行前往武英殿。

武英殿上朝事議論已經進入了另外一個議題,今日的蕭青璿看起來明顯精神許多,尤其是雙腿之間,也冇那麼痛了。

現在她最頭疼的是,西涼國要求比試的事情,堂堂的大唐王朝竟無一人敢迎戰,讓蕭青璿又憤怒不已。

“國子監!都幫朕培育了一群什麼樣子的人,這麼久了竟然連個應戰之人都冇有。”

“還有北風元帥你們軍隊居然找不到一個可以媲美西涼國的神箭手?”

蔡京滿臉的愧疚之色:“陛下,西涼人天神神力,此人有是萬中選一的神箭手,我大唐唯一能與之媲美的神箭手薛丁此時在龍嘯天大將軍的軍營之中,想要調遣依然來不及了。”

“哼說的都是廢話!”

蔡京的兒子蔡雲鵬站了出來:“陛下,不如讓臣試試,臣從小就練習騎射,實力也不在龍家軍薛丁之下!”

蕭青璿聞言為之一振:“蔡將軍為何剛剛不主動站出來?”

蔡雲鵬心說我一開就站出來,你還會感謝我麼,在你孤立無援的時候站出來,你肯定的感激涕零。

“回陛下,臣本想留一手在戰場上給敵人一個措手不及,但是此刻關乎著三座城池的得失,臣不能再繼續隱忍下去了。”

“嗯…蔡將軍說得很有道理,提前暴露確實有些可惜了”蕭青璿一副可惜的口氣,讓蔡雲鵬心中更加得意。

就在這時候。

殿中侍衛走了上來通知了太監陳泉,陳泉表情一愣,隨即說道:“陛下,藍田縣縣令葉小川在殿下候宣,州知王康年畏罪潛逃。”

“什麼!”女帝心中微微一動,此人如此膽小居然跑了,那葉小川倒是膽子大得很呐。

朝堂上麵一片鬨然,頃刻間就亂了。

“陛下,那王康年畏罪潛逃,臣等建議全國範圍內立即緝拿此人!”宰相劉文靜提議道。

“這還用說嘛,這事由刑部負責。”

蕭青璿對著陳泉點了點頭。

陳泉立即道:“宣藍田縣縣令葉小川覲見!”

“宣藍田縣縣令葉小川覲見!”

宣藍田縣縣令葉小川覲見!….

太監一道道聲音從大殿裡麵傳了出來。

葉小川聽太監的聲音遠遠傳來,當即理了理衣袖,然後邁著方步踏進了大殿之中。

“謔,好傢夥大殿中起碼有四五十人,衣服有黃,有紅,有紫色的,有綠的唯獨就他一件藍色官袍,品階最低!”

此時葉小川如同被萬眾矚目的一個明星一樣,雙手一拱對著左右兩邊站著的人嘿嘿嘿的笑著打招呼。

“葉小川,見過各位大人,有空到藍田去玩哈!”

眾人被他這樣的打招呼方法弄得無語至極。

“呲…我倒以為藍田縣令是一箇中年人,冇想到是一個喜歡吹噓拍馬的黃毛小兒!”監察禦史時子晉說道。

太常博士古宏圖差點一口痰就吐在葉小川的臉上:“老夫羞與此人為伍!”

而蔡京父子倆就在前麵冷冷的看著葉小川。

“微臣葉小川,拜見吾皇,願吾皇青春永駐,永遠美麗,萬歲萬歲萬萬歲!”

蕭青璿看到如此吊兒郎當的葉小川,竟說出這樣的話,差點冇忍住笑了出來,這混蛋的臉得有多厚。

古宏圖聽到葉小川這拜詞,氣得是滿臉通紅。

一手捂著胸口,一手顫抖指著葉小川“後顏無恥之徒…見到陛下還如此隨意,分明是藐視皇威,皇上老臣請求將此人拉出去砍了。”

“媽的本縣令說好話,你這老不死的居然叫女皇帝將我拉出去砍了”葉小川頓時不樂意了

“忒…那老頭…呃老大人,難道下官說錯了什麼麼,我們的女皇不漂亮麼,不應該長命百歲麼?”

小說《你惹他乾嘛,他可是大唐第一縣令》閱讀結束!